人物访谈

道臻简介
道臻,1974年生,广东揭阳人,1997年毕业广州美术学院。现为揭阳市群众艺术馆文艺创作部主任。

最新访谈
 
 

惠风和畅兰亭序 文采咀华翠竹轩

[第2期] 佘惠文

来源:《都市生活家》杂志  | 人物:佘惠文  | 采访:道臻  | 时间:2006年9月15日
进入佘惠文网站

 佘惠文访谈录

道臻:佘老,您好!请问书法对您来说是个什么概念?

佘老:书法既可应用又可欣赏,是艺术。


道臻:您从何时开始有了书法情结?

佘老:我父亲爱好书法,我自六岁开始学习书法。


道臻:在书法中您是怎么要求自己的呢?

佘老:我认为书法要写得灵动和鲜活。


道臻:在什么状态下您的创作最具灵感?

佘老:“每见万类皆书象之”,有创作冲动时最具灵感,把书法作为渲泄

   感情的载体。


道臻:相对来说怡情总是反映比较轻的东西,而沉重的东西总是能让

    人清醒一点,在创作中您偏向哪一方面多些呢?


佘老:轻与重,静与动,都有美感,书法要求厚而清。我喜欢生动、儒雅,

    有时还有点幽默与夸张。


道臻:您的作品比较注重艺术的纯粹性,在理念上的一些东西是否都

    能做到尽情的挥洒?


佘老:艺术偏重感性,但亦不可无理性,比如胡乱涂鸦,是玩世欺人,书

    法达到高层次更是要去雕饰,师法自然。


道臻:创作有时也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惊喜,您认为这是为什么呢?

佘老:当创作时没有压力,胸中又充满激情,有时也会“无意于佳乃佳”

    的效果。


道臻:读图时代,文字在书法中的表达是否也属图形化了?

佘老:书法重在一个“写”字。在远古,象形字是图形符号,正所谓书画

    同源。


道臻:对于传统与现代,您觉得自己偏爱哪一方面多些呢?为什么?

佘老:书法如果不顾传统就无所本,如果不随时代,亦属陈腐,我既继承

    传统又不排除现代形式。


道臻:当今前卫艺术,现代艺术对您有何影响?

佘老:对前卫艺术,我知之甚少,不敢罔言。


道臻:从事书法艺术对您的生活改变大吗?

佘老:因为我喜爱书法,由书法学习亦旁及了其他艺术,还可拜师访友,使   

    得生活充实。


道臻:您怎么看书法在市场经济中的发展?

佘老:书法作品在市场经济中,亦是一种商品。“丰年玉,荒年谷”,书法

    作品价值将随着经济发展而增值。这里面也包括着商业运作,于我

    而言却是门外汉。


道臻:艺术要怎么兼顾个人追求与市场需求?

佘老:搞艺术当然亦有功利目的,但如果急功近利,太关注市场需要,淹没

    了个性,那就是艺术的悲哀。


道臻:文艺界人士应具备怎样的商业意识来适应市场经济?

佘老:文艺界人士需要媒体与中介的捧场与宣传才能进入市场。


道臻:艺术追求中您有没有什么信条?

佘老:我有一份平常心。


道臻:您欣赏的成功是什么样子?

佘老:著名国学大师、书法家启功先生亦没敢说:“我成功了”,何况我辈。


道臻:名气是一把双刃剑,您怎么看待名气?

佘老:有了名气,亦有压力,更要严格要求自己。


道臻:在很多人的眼里,您已经是一个知名成功的艺术家了,自己对此

    有何感想?


佘老:师友有过誉之词,使我感到惭愧。更牢记:“学无止境”、“食到老学

    到老”。


道臻:日常生活中您喜欢做什么?

佘老:我是好学的,但偶尔亦懒惰,书报随便看,漫无目的,有时打太极拳或

    跳舞,运动亦不专心。其实行站坐卧都可以练功,这与书法亦有相通之

    处。


道臻:是不是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老顽童?

佘老:哈哈!!我像周伯通吗!童心是很宝贵的,看事物概括,删繁就简。


道臻:喜欢喝潮汕功夫茶吗?

佘老:经常喝功夫荼,茶文化与艺术深切相关。


道臻:您认为自己是个标准潮汕人吗?

佘老:我是普通的潮汕人。


道臻: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您还执着于书法么?

佘老:时间倒流是幻想。


道臻:对书法追求这么几十年了,接下来最想做什么?

佘老:我已过了古稀之年,与青年人想的不一样,顺其自然吧!


                    2006年9月15日访谈于翠竹轩

 

分享: 转播到腾讯微博